欢迎访问广东万博机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坐马扎听故事】黄海大海战(四)
作者:万博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时间:2019-12-20 01:13  点击:

  明朝抗倭战争中,文臣武将对此已有深刻的认识。胡宗宪认为:“防海之制,谓之海防,则必宜防之于海。”杨溥说:“麈战于海岸,不如邀击于海外。”归有光云:“所谓必于海中截杀者,贼在海中,舟船火器皆不能敌我,又多饥乏。惟是上岸则不可解矣。不御之外海而御之内河,不御之海而御之于海口,不御之海口而御之于陆,不御之陆则婴城而已,此其所出愈下也。”俞大猷也指出,要以有效的战船和火炮灭倭寇于海上,根本不让其有登陆的机会,并从战术原则上提出:“海上之战无他术,大船胜小船,大铳胜小铳,多船胜寡船,多铳胜寡铳而已。”在这种积极防御的战略理论中,已经孕育了制海权的光辉思想。对倭作战,中国拥有强大的海上力量和发达的造船技术,也是主张海权论者的重要依托。

  到了鸦片战争时,由于英国舰队在武器舰只的性能上优于中国,广东水师无法在正而海域同侵略者进行大规模的主力决战,致使中国海战理论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魏源在《海国图志》第一页上提出了“守外洋不如守海口,守海口不如守内河”的观点。这一针对清军水师装备落后,从破敌战术出发提出的专守防御理论,对于当时人们确定海军成略,起了消极作用。在魏源的同时代人中,林则徐的海防思想发生过从重陆防到重海军的变迁,但人们却把它忽视了。

  1873年,傅兰雅、华蘅芳联合译出了曾经参加过美国南北战争的普鲁军官希理哈的著作《防海新论》。书中介绍了海军防御的两种样式。一种是抵岸封锁的积极防御,“将本国所有兵船径往守住敌国之各海口,而不容其船出入”,从而使本国的防御线一直前出至敌国的领海线,这被称为“防守本国海岸之上策”。一种是保卫本国海港冲要的消极防御,即在本国沿海要塞屯扎重兵,实行专守防御。这个说法,本来并不全面,因为它疏忽了抵岸封锁和海口防御之间,还有广泛的海域可供角逐,可是李鸿章居然奉为圭臬。本来他就认为:“我之造船,本无驰骋域外之意,不过以守疆土,保和局而已。”此时读了《防海新论》,更评论说:“中国兵船甚少,岂能往堵敌围海口?上策固办不到,欲求白守,亦非易言。自奉天至广东,沿海延袤万里,口岸林立,若必处处宿以重兵,所费浩繁,力既不给,势必大溃。惟有分别缓急,择尤为紧要之处,如直隶之大沽、北塘、山海关一带,系京畿门户,是为最要;江苏吴淞至江阴一带,系长江门户,是为次要。盖京畿为天下根本,长江为财赋奥区,但能守此最要、次要地方,其余各省海口边境,略为布置,即有挫失,于大局尚无甚碍。”说到底,便是主张放弃海上决战,放弃争夺制海权。这恐怕正是20年后北洋海军穿梭于威、旅基地之间,回避与日军主力相遇的奥秘所在。此后,尽管李鸿章给友人的信中也说过“海上如练成大枝水军,益以铁舰快船数艘,南略西贡、印度,东临日本、朝鲜,声威及远,自然觊觎潜消,鄙人窃有志焉”之类豪言壮语,但基本属于幕僚执笔的应酬文字,算不得他自己真正的海防战略思想。

  1885年,天津机器局刊印了李凤苞节译的奥国海军军官学校教习阿达尔美阿所著的《海战新义》。书中归纳了五种最主要的海战样式:一是舰队出海寻求对敌国舰队的进攻;二是舰队在本国海岸防御击敌;三是派遣舰队攻击敌国海口或本土,牵制敌国舰队的行动;四是当敌国舰队将集中于我海岸时,我舰队出他处机动,以吸引和分散敌方兵力;五是将我海军分编成数队,分别行动,在机动叶创造战机,适时集中各队击敌一部。书中提到:“凡海权最强者,能逼令弱国之兵船出战,而弱国须守候机会,以何候强国一分股之船。”这是在中国海军学术词汇中首次使用“海权”这一名词。但我们迄今尚未见到中国海军人士当时就寻求海上主力决战,创造机会聚歼敌国舰队的任何讨论文章。即便将海军的作用局限在海岸要塞防御上,对于海陆联合作战的指导理论和合成训练,也没有认真研究和演练,从而建立自己的海军战略战役理论体系,以指导战争实践。

  几乎没有中国人知道,进入19世纪90年代之后,制海权已不仅仅只是海军战略的概念了。美国海军军事学院院长马汉连续发表了《制海权对1660~1783年历史的影响》和《制海权对法国革命和法帝国1660一1783年历史的影响》两部著作,从而震动了世界。制海权被提到国家战略的高度来认识,海洋同国家的生存与发展直接联系。马汉风靡世界,英国人为他倾倒,法国人把马汉著作印发给海军每一艘舰艇,日本也很快出了译本,用作军事院校的教科书。惟有中国依然故我,虽然濒临大海,仍是大陆国家的胸怀。

万博

上一篇:【坐马扎听故事】中国海军萌芽之始——清政府创办造船工业

下一篇:【坐马扎听故事】威海卫保卫战(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