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广东万博机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坐马扎听故事】威海卫保卫战(四)
作者:万博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时间:2019-12-20 01:13  点击:

  刘含芳信疑参半,但想到如果真能试有成效,击沉日舰,倒是转危为安的良机。决定18日派“左队一”号鱼雷艇将他们送往威海,又通知北洋海军中的留美学生,对他俩进行考验。丁汝昌与这两人交谈后,仍不敢决定,请示李鸿章,李鸿章又请示北京。神秘的美国人竟使皇帝也着了迷,22日下谕,同意在试验有效的前提下,付给定银。

  从京津到威海,人们都把希望寄托在两个怪人身上。丁汝昌特地把探听来的消息详细报给朝廷。关于所称敌舰无法攻入口岸,是用药水装管,埋于口门,似沉雷法,价省功倍。关于运兵登陆和舰船行驶不被看见,是用药水装管,用机器喷发出烟,使敌闻烟退却。关于击沉、活捉敌船以及改制商舰为军舰,均是在舰上装备药水管。而“水师无响声”云云,是翻译错误,亦是用药水毁敌舰队炮台。两人言之凿凿,把中国官员都弄糊涂了。战争如同化学试验,谁也不知应当如何辫驳论证。而美国人开列的试验器材,烟台、上海均无货色,需要转询香港。最后李鸿章表态:“所言情形,是必精于化学者,中国苦无此种教师,无论其办法有无把握,不妨试验,留之必有用处。”这样,又等了一个月。直到次年1月中旬,好不容易通过怡和洋行把药料买齐,又从烟台购油四种,存在民船,准备运往威海,不料19日竟被火烧去。威理得至此不愿再干,打算回国。浩威自告奋勇,愿意留下,这场临战前的插曲才告收场。

  到了年底,朝野对军事局势绝望,御史安维峻上奏,公开搏击当政者。他说李鸿章有私财寄顿倭国,故不欲战,倒行逆施、接济倭贼煤料军火,日夜望倭贼东来,而于我军前敌粮饷火器,则有意勒扣。有言战者,动遭呵责。还迷信美国人有雾气者,以此怪诞不经之说,竟敢陈于君父之前,是以朝廷为儿戏,而枢臣中竟无人敢与其争论。他又批评正在秘密商议的议和计划,说市井流传和议出自皇太后、李莲英,皇太后既已归政皇上,若仍遇事牵制,将何以上对祖宗,下对臣民?李莲英何等人物,岂敢干政?如果属实,当律之祖宗法制。最后他要求明正李鸿章跋扈之罪,布告天下,以振士气。

  安维峻在思想观念上属于正统派士大夫,攻击李鸿章的罪责,也有很多不实之辞,但他的奏疏,代表了当时相当一部分人对李鸿章的愤怒不满。尤其是锋芒直指慈禧太后,说出了政界最为忌讳的内幕,真是极有胆略的。这番高论,使得怯懦的皇帝感到震骇,被跺住了痛脚,出于无奈,决定交刑部治罪。经翁同龢极力圆说,改为革职发军台效力。顿时,安维峻名满天下,访问者萃于门,钱送者塞于道,大名鼎鼎的北京源顺镖局掌柜大刀王五决定亲自护送他前往戍所,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就在处置安维峻的同日,朝廷命刘坤一为钦差大臣,节制关内外防剿各军。这个决定,实际上是将前线的最高指挥权,从淮系转到湘系手中,是对李鸿章的一种惩罚。接着,便对北洋海军的指挥权开刀。

  徐建寅从威海返京后,曾访晤翁同龢等京中大老,细言丁汝昌不能整顿海军,闽籍军官结成帮派等情况,保举候补道马复恒取而代之。1895年1月7日,刘坤一给李鸿章的电报指出:“海军提督缺悬已久,此间公论,均以马道复恒力能胜任。事难再缓,似可径行保奏。”接着又有上谕,饬马复恒来京引见。李鸿章对这种攘夺海军指挥大权的做法显然不能接受,他立即给丁汝昌去电,询问马复恒才具魄力,是否尚堪造就?黄海之战,是否在船驾驶?中外各员,能否妥协?望即日筹度,据实密复。

  马复恒是三品衔候补道,差使为办理北洋海军营务处,以前曾管带“操江”、“康济”、“海镜”等舰。他算不上杰出的海军领导人,之所以被提名,只是权力斗争所致。丁汝昌对这份充满暗示的电报心领神会,复电说马复恒未曾参加黄海大战,现在他已知道提名,表示才力不具,万难胜任,中外各员亦未能协调,恳切力辞。李鸿章据此答复刘坤一强调马之才具不长战船,阅历亦少,难以驾驭洋弁,因此不宜出任提督。建议令刘步蟾署理提督,马复恒与徐建寅会办海军营务处。这样便将刘坤的提名顶了回去。1月13日,李鸿章又向总理衙门转发海军帮办马格禄称颂丁汝昌的电报,进一步借外国人的话堵朝廷的口。时局已坏到极点,朝中大员仍在明争暗斗。中国人的大量智慧谋略,就是这样销蚀在官场的角逐折冲之中。

  在此期间,通过美国斡旋,1月5日,朝廷派总署大臣户部左侍郎张荫框、署湖南巡抚邵友濂为议和全权代表前往日本。抵达广岛后,伊藤博文认为双方媾和时机尚未成熟,便借口中方全权不足,拒绝接受,要中国另派位高望重,携有正式全权委任状的代表前往,这次和谈失败了。

万博

上一篇:【坐马扎听故事】黄海大海战(四)

下一篇:从露天小马扎到豪华影城网络购票